君与归

【71叶蓝便利店/第4题】天空海阔

题目:是能控制气流的人类老叶×有翅膀却不会飞的鸟类小蓝

魔改:擅长风系魔法的人类老叶x有翅膀却不会飞的鸟类小蓝



01

这是一个荣耀大陆,魔法是人们日常生活里的一部分。



在遥远的雪山上,有个会飞行的种族,他们是鸟禽的后裔,天空是他们最佳的领域。其中蓝家拥有最纯正的血统,而蓝家宗族蓝河却是拥有翅膀却不会飞的废物。



“啪啪……”一个皮球不小心滚落到人群中,可它就像被遗弃了一般,身边没有人愿意把它捡起来。



当球经过了一个小男孩,他兴奋地挣脱开母亲的手想去捡球,但孩子的母亲阻止了他,拉住男孩的手就要离开,并用嫌弃的眼神瞥了眼皮球的主人,嘴上给小男孩叮嘱:“不要跟那废物玩。”



声音丝毫不掩饰,众人纷纷避嫌似的在皮球主人附近空出一个大圈子,一个孤零零的小身影无措的站在那里,蓝河垂着眸,不想看见那些人对他投来嫌弃的眼神。



“那孩子不是蓝家宗族的蓝河吗?可惜了,这么优秀的父母偏偏生了这样废物的儿子。”



“可不是嘛,要不是那年的大战,蓝族长和蓝夫人也不会出事,如今代理族长一职的长老身体年迈,所有分家都虎视眈眈族长这个位置,这蓝家怕是要变天了。”



耳边响起周围人的闲言杂碎,蓝河紧紧攥着手,低着头把皮球捡了回来。



父母去世时他才不满一岁,对于他们的印象一片模糊,族人对他也若即若离,从他纪事以来都是独自一人,没有人认同他,也没有人注意他。



02

受尽众人白眼,蓝河意志磨练得更加坚强,他通过自学翻阅了大量书籍,却找不到自己飞不了的原因,但懂得把翅膀收起来,也不至于让这个耻辱时刻提醒自己。



蓝河十七岁的时候被家里分家的族人赶出家门,因为他们不愿意继续养一个没用的人,蓝河被迫住在了个简陋的木屋里。



他现在在一个小饭店打工,老板是个特别朴素的人,回去的时候还给他带了些晚餐的食物。



告别老板后,蓝河推开了门,门外寒风如如刀割般划在他脸上,蓝河紧了紧围巾,望着阴沉沉的天色,嘴边呼出一圈热气:“这天还真冷啊。”



夜幕开始降临了,经过的每一户人家都热热闹闹的,蓝河沿着小路慢慢走回去,除了踩在雪地上打出“咯吱”的响声,此外一片寂静。



只是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天上,在这空寂的傍晚显得格外突兀。蓝河立刻怔住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这是不自己是错觉,那个人没有翅膀,却可以飘到空中。



他似乎没有看到蓝河,自顾自言道:“啧,罗辑把我传送到什么鬼地方了?还真是够冷的。”



待看清楚了那人足底一圈奇怪的旋流,蓝河不禁有些诧异,往上一看那人混身是血,他倏地躲到了一棵树后面,却又忍不住好奇心,就像把小刷子挠得他心痒痒。蓝河悄悄把头探了出来:“你是谁?”



“哎?”叶修看到了蓝河,蓝河穿着厚厚的衣服,围了条红色的围巾,鼻子冻得红通通的,明明害怕却又故作坚强的模样让他有些忍俊不禁。一股冷风袭来,叶修仅剩的魔力已经支撑不住了,身子一软直接掉了下来,所幸地下常年是积雪,摔下来也不是很疼,但蓝河被吓到了,立刻跑了过去:“喂,你怎么了?”



还没有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腥甜味,蓝河扶住他的身子,他不符合季节的短袖短裤可以看到外露一大块的皮肤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蓝河皱眉,这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伤得这么重。



“嘶……”叶修虚弱的睁开眼,天气关系他身子已经开始麻木了,似乎体内流淌的血也僵住了,他呢喃:“好冷……”



见状,蓝河赶紧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他围上,也不嫌弃叶修的一身血:“你先戴着吧。”



还真是一点都不怕生,叶修惊讶的看着他,对方满脸都是关切,叶修迟疑:“你不害怕?”



“通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说‘救救我吗’?”



叶修愣了愣,这种情况竟然还有心思调侃,这小子心里素质不错啊,随即笑了,结果触动到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蓝河赶紧扶住他:“你没事吧?伤口这么严重,要不去我家我帮你擦点药包扎一下吧。”



“为什么……帮我?”当他说完这句话,视野渐渐模糊,眼皮沉重得睁不开,昏迷前依稀记得蓝河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觉得你是好人。”




03

叶修醒来的时候蓝河在给火炉里添柴火,暖橘色的烛光里显得格外温暖。



叶修用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老旧的床发出了难听的“咯吱”声。



“你醒了?”蓝河闻声转过头,发现叶修那双黝黑明亮的眼睛正在看他,蓝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伤口我已经帮你包扎好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咳……谢谢……”叶修一开口说话才发现声音嘶哑得很难听。



蓝河起身从水壶里倒了些热水给他端过去:“有点烫,你等凉一点的时候再喝。”



叶修捂在手心取暖,眼睛随意打量着他的木屋,屋子里不大,但看得出主人有很用心的打理,即使是木屋也没有一丝冷风吹进来。接着再看自己,伤口都被细心的涂上药包扎起来,他轻抚起前臂上的绑带,技术还不错。



几句闲聊蓝河已经没有把他当外人了,毕竟平时都没人跟他讲话:“夜已深了,不知道你饿不饿,我特地留了一些老板给的肉,我去给你煮点粥。”说着已经起身准备去弄了。



面对蓝河的细心照料,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小兄弟,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蓝河有一秒的停顿,似乎想起了些不好的回忆,随后他耸肩:“我叫许博远。”



叶修笑了笑:“我叫叶修,不要忘了。”



蓝河点头:“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传送门传送过来的。”传送阵只有专门的魔法师才可以开启。



“你是魔法师?所以之前飘在天上也是因为魔力?”蓝河双眼发亮,他当然知道魔法师是象征着什么样的地位,并且他也相信叶修是很厉害的人,“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受了……这么多伤?”



“嗯,我擅长风系魔法,只是我们公会的人遭到嘉世的暗算,我侥幸被送了出来,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叶修苦笑。



魔法师们分别以公会著称,他们利用魔法赚钱,接受委托执行任务。



荣耀大陆比较有势力的公会以霸图、蓝雨和微草为首,他们旗下有很多的分支,布满了整个大陆。



公会之间总是存在着矛盾,因为他们会因为委托任务的事吵起来,经常会有公会约起来群架,所以受伤也是常事,但有些公会犯规使用黑魔法,以此灭掉阻碍自己公会的魔法师。



蓝河对这些不了解,只得安慰他:“你先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相信他们会没事的。”



叶修点头:“也只能这样了,现在魔力不足,什么也做不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尴尬了,蓝河只有一张床榻,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将就在地上铺垫子睡觉的时候,叶修拍拍床榻:“上来,我可不好意思让主人睡地板。”



“可是这床这么小,挤不下啊,而且你身上的伤这么重,我怕会压到。”



“我怕冷……”



“……”



蓝河僵着身子躺在床上,双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他还是第一次跟别人这么亲近的躺一张床上,有些不知所措。



叶修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拘谨,低笑道:“别紧张。”



蓝河立刻哼唧唧的反驳:“谁紧张了!”



蓝河摆手吹灭油灯,翻了个身背对他就不说话了,当听到对方均匀平稳的呼吸声,蓝河才悄悄的翻了个身看向叶修。



叶修睡得很熟,他紧闭着双眼,睫毛像两把小刷子似的又长又黑。



还挺帅的……当反应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蓝河倏地脸红了,他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被子里,似乎这样就可以逃避掉那些奇怪的想法,不知道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事会不会也跟那些人一样远离自己。



他迷糊的想,最终抵不过睡意沉沉睡了过去。



04

叶修在他家休养了几天,蓝河对他也变得信任。



因为是皮外伤没有伤及要害,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快,他已经可以给自己施暖身术了,身子立刻暖和起来,但晚上一直借口说冷要跟蓝河一起睡,而蓝河每天醒来都诧异的发现自己躺在叶修怀里。



蓝河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以为是自己钻过去的,因为叶修怀里非常温暖,让人忍不住靠近。



但随着叶修的伤好转起来,蓝河渐渐意识到这人就要走了,就在喜欢上有另一个人的存在时就要离开了。



叶修打坐调整自己的魔力,发现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操控着气流升了起来,这才看清了整个雪山的面貌,而蓝河住的地方无疑是最偏僻的,他抬头一看,发现上面闪过一个类似结界的东西,叶修伸手碰了下,立刻被覆盖在上面的魔咒电到。



这是一个古老的结界,包围着整个雪山,看来是保护着这里不受外来者入侵而设的,叶修皱眉,并且只有拥有他们血脉的人可以穿出这里,而自己这一碰无疑暴露了自己是个外来者并且已经好感知到自己的位置。



不过正好,省得自己去找。



与此同时守护塔里,守护着结界的长老突然睁开了眼,青筋暴起,满脸是震惊。



叶修撤掉脚下的气流缓缓降下来,看到蓝河在箱子里翻找之前存起来的茶叶,打算给他冲茶喝。叶修叹息:“这些天似乎没见过你的翅膀。”



听到叶修的询问,他下意识攥紧了手边的东西:“嗯……”



然后在角落里找到一盒茶罐,打开一开发现茶叶都已经不要得了,见叶修盯着他,蓝河开口:“其实我就是废物,有翅膀却飞不了。”



“为什么飞不了?”



“我试过很多方法都飞不起来。”蓝河把自己的翅膀召唤出来,一双漂亮尾翼带着纯蓝色的翅膀出现了,这本事拥有最纯正血脉的翅膀,不知为何却飞不起来,“没有受过伤,就算使用治愈魔法也没有效果。”



叶修双手扶住他的肩安慰:“大陆有更多的名医或许可以找到帮你治疗的办法。”



“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



叶修心中突然涌现一股异样的情绪,隐隐心疼他,他摸了摸蓝河的头:“你的翅膀很漂亮,如果飞起来我相信一定很好看。”


“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蓝河疑惑。



“你值得最好的。”



蓝河的心“砰砰”跳不停,他好像喜欢上眼前的这个人了。



05

守卫雪山的侍卫很快赶了过来,他们把蓝河的木屋包围起来。



叶修已经懒洋洋的躺在外面的摇椅上,蓝河真怕有天他会把摇椅给坐烂了。



“哟,来了啊。”叶修依旧懒散没有透露一丝害怕。



蓝河在厨房里煮着一锅菌菇汤,香味扑鼻,他拿起汤勺尝了口,咸度适意,刚想叫叶修进来喝汤,就听见外面一阵吵闹,蓝河放下汤勺走了出去:“什么声音这么响?”



侍卫那着武器对着他们:“都不动准动!”



蓝河看着那些侍卫止不住的浑身颤抖,他把叶修护在身后,冷冷的说:“你们想干嘛!”



“蓝河,你私藏外来者,可知是大罪?”



蓝河内心惴惴不安,生怕一回头看到的是叶修对他失望的眼神,毕竟自己告诉他的是一个假名。



私藏外来者被人发现是迟早的事,但他是叶修啊,相处下来蓝河发现他是个很好的人,舍不得就这样让叶修离开。转念至此,蓝河抬起头:“不允许你们接近他!”



“走开,废物挡什么道。”来人不屑的把他推到一边,蓝河没有防备一个踉跄的摔在地上。



叶修唰得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推倒蓝河的人:“欺负弱小也就这点本事?”接着走过去把蓝河给扶了起来,“小许,没伤到吧?”



那个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嘲讽道:“也是,这种废物怎么还感称自己是蓝家的人,都已经被赶出来了不是吗?简直就是蓝家的耻辱。”



叶修恍然大悟:“原来就是你们这些人在排斥他?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别走!”见叶修要走,蓝河紧紧拽着他。



“不用担心,很快就完事了。”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安慰,他的表情永远是那样淡定从容,悠悠的朝那些人走过去。



蓝河闭上眼睛不愿看到这一幕,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一声声惨叫声,蓝河立刻就把眼睛睁开了,结果看到叶修扛着一把他从未见过的伞,而地上躺了一堆人表情痛苦的捂着疼痛处。



“嘶……这把伞!是君莫笑!”



“卧槽!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蓝河直接呆滞住了,怔怔的看着叶修。



“不知好歹。”叶修活动着筋骨,那张脸似乎在笑,但却感受不到一丝笑意。


他生气了。



蓝河到现在才发现,叶修跟他们的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06

叶修坐在蓝家书房里,翘着二郎腿。



“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神不要见谅。”现任蓝家族长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提心吊胆的说。



“哎,别紧张,我听说蓝河是你们蓝家的人?”



“是的……”



叶修冷笑:“竟然沦落到住在那种破旧的木屋?”



“呃……这个……”族长欲哭无泪。



07

蓝河走在街上,四处投来异样的目光,窃窃私语立刻响了起来。



“听闻那个外来者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一招就把二十几个人给打倒了。”



“我听说那位是兴欣公会的会长。”



“是那个垄断十区所有委托任务的公会?那他岂不是大魔头君莫笑!”



“他昨天突然出现在蓝家,族长直接在他面前吓跪了,连族长位置都哭着给他了,但奇葩的是这君莫笑对这个位置不屑一顾,直接把蓝家给抹平了。”



“看来这蓝河对他影响力挺大的,竟然为蓝河铲平了蓝家。”



“那孩子也挺可怜的,这几年被他们排挤成什么样子……”



对话一点点传进了蓝河耳里,他竟不知叶修原来这么厉害,但像叶修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被约束在这里的。



他突然有些难过,因为叶修走了,他们的关系也就没了,之后天空海阔,他们再无交集。



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蓝河没有伞,任由雪花落在他肩上。



没过一会儿,一把伞出现在了他头顶,蓝河抬起头,叶修眼里噙着笑望着他,嘴边吊儿郎当的叼着根草。



原来伞里的光景是这样的,蓝河眼眶倏地红了。



叶修轻捏着他鼻头:“已经没事了,走吧。”



蓝河别过头冷哼:“君莫笑?不是说叶修吗!”



“我想大概你最没资格说这件事吧?”叶修故意停顿了下,“嗯,蓝河?”



蓝河闹得面红耳赤,曾经最让自己难以启齿的名字在他面前一下子就迎刃而解,就连以前受过的委屈也都慢慢被他抹平。



“其实有件事要跟你说。”



蓝河抬起头看他,心里隐隐不安。



“我准备要走了,我的同伴都在等我,但想想你照顾了我这一段时间,还是要跟你好好道个别。”



蓝河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他果然要走了。



“哦,你走吧。”他干巴巴的回应。



叶修笑:“但我希望带你跟我一起走,我可以找人医治你的翅膀。”



蓝河瞪大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你该不会觉得我忘恩负义吧?这些人这样对你,我怎么还会让你自己留在这里。”




外面的雪越大了,叶修一手的抚上蓝河的腰把他拉近自己,他笑道:“所以跟我一起走吧,许博远。”



蓝河又红了眼眶,哽咽道:“好……”


从此天空海阔,都有你。

 

END

已经尽力了,脱题脱到九万八千里也是没谁了_(:з」∠)_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