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与归

【叶蓝】春风得意正少年

#2018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5:20


01

七月的B市燥热不安,空气中都弥漫这闷热的气息,寂静的大晚上,叶修悄声打开房门,手攥紧从叶秋那弄来的行李箱,就打算这样离开。


叶修生活在封建保守的家庭,父母早早就为他们规划好了一生,活得就像个木偶任意摆布。天不如意,两个小孩比较早熟,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完全不想按照他们所期待的方向走,几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叶秋甚至连离家出走的行李都准备好了,这矛盾终于在昨天爆发了。


随着时代科技的发展,网络游戏开始普遍化,越来越多年轻人沉迷到游戏世界中,叶修叶秋瞒着父母经常在卧室里打游戏到半夜,父母原本还因为兄弟两考完中考而放松管理,没想到转眼就无法无天了,父母板着脸把家里的网线剪了,兄弟俩觉得他们的做法简直不可理喻。


这个时期的青少年最容易产生叛逆心理,叶修忿然选择离家出走,顺手牵羊的抢了叶秋的行李箱就打算走人,别看叶秋平常表现得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其实两人性格相似,只不过叶修表达直白,而叶秋擅长隐忍,就连离家出走的行李箱都偷偷准备好了。


他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家门,没有惊动任何人。小心拖着行李箱走了十几米,最后转过头凝视着居住十几年的地方,最后心下长叹一声,不知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叶修拖着行李跑了起来,他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解脱感,似乎施加在他身上的那个沉重包袱已经消失了。


叶修家住在郊区,人稀烟少,经过最多的都是住在附近的人,此时夜深人静,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车了,叶修也没有手机,想滴滴打车都不行,就连共享单车都开不了,此时跑累了也只能干喘着气,看着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道路,叶修无奈:“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他还是有些怕被家里人找到,浪费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被找到,事实上离家出走他有深思熟虑过,他清楚他离开的目的是什么。


02

走很久才碰上一辆出租车,正好附近有居民参加完聚会打车回来,司机返回的时候正好碰到叶修。


当司机问起去哪里的时候,叶修慵懒的开口,似乎有些漫不经心,语气却不带丝毫犹豫,眼神坚定而自信,仿佛有星辰璀璨。


“去火车站。”


叶修拖着行李走了进来,他随意扫视一番,深夜火车站的人不是很多,零零散散的坐在椅子上,广播不断播放着下一辆车的出发时间,乘客陆续起身前往车站口。


嘈杂的声音没有一丝违和感,而叶修竟感到一丝雀跃,心跳的好快,他心里想。


03

列车穿梭过隧道,仿佛时光旅者,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飞逝。


叶修是普通的富二代,像其他人一样,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而在十五岁时为了玩游戏他选择离家出走,以父母的手段找到他可谓是轻而易举,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叶母大老远跑来劝他回去,为了让他能回家,使了不少招术,都被叶修拒绝了。


叶父更是气得对他放下狠话,“有本事就不要再回来!”


叶修很有骨气,一走就是十年。


四月初春意正好,为了不辜负这好时光,蓝河想拉叶修出门去踏青,原本还邀请了兴欣众人一起,结果他们以要训练的理由给回绝了,其实是不想被强行喂狗粮。


叶修耸肩,乐得清闲,省得个个给他当电灯泡。


两人从游戏开始算是认识了不少年,而初次见面是第十赛季后赛季蓝雨VS兴欣的那次比赛。


刚开始蓝河总是被叶修逗一下就立刻面红耳赤的要找地方钻起来,躲不掉时干脆捂住脸不看他,却被叶修吃得死死的。


两人在一起还不到一年,却以很快的速度同居在一起。


04

“如果当初你没有离家出走,那是不是没有以后的事了?”蓝河唏嘘。


前面有一大块石头,因为下过雨,上面布满了青苔和泥泞,叶修先自己爬了上去,然后再伸手去拉蓝河上来,听到蓝河的感慨,叶修沉默了一下:“不可能,我们家的矛盾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化解的,就算我不走,叶秋也会走,别忘了,行李是他准备的,他比我更想离开。”末了感觉话题有点沉重,他又开完笑道,“不过还是算了,我可不想让他遇见你。”


站在高处,微风轻轻吹过,惬意舒心,蓝河刚扭开瓶盖喝了口水,结果听到叶修的话立刻呛咳了出来,“咳咳……”


“笨手笨脚的,还会被呛到,真是服了你了。”叶修笑着从包里抽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蓝河狠狠擦了嘴角,“也不看看是谁说了什么!”


叶修笑得一脸无辜:“我说错了吗?小蓝这么可爱,万一他抢走哥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没了。”


“正经点好吗!”蓝河面红耳赤。


两人打打闹闹又走了一段路,蓝河问:“为什么不跟父母认真谈谈?”


“他们用半辈子建立的世界观是我们几次谈判就可以解决的吗?再说了,如果不出来,就真遇不到你了,事情都过去了,你就不要瞎想了。”叶修揉了揉他碎发,毛茸茸的手感真好。


想起印象中叶修那对父母,当初叶修跟蓝河在一起,也没说什么,甚至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大概是多年前的事锻炼了现在的接受能力。


这些年来,他们也是有很大改变的,蓝河心里想。


爬了几个小时体力也消耗完了,太阳越来越大,两人找了块阴凉的树荫下野餐,蓝河从背包里翻出野餐垫然后铺在上面,叶修立刻一屁股坐下去,不顾形象的躺在上面,“累死了。”


蓝河没好气的踢了踢他的鞋,“德行,赶紧把背包里的食物摆出来。”


“遵命。”


蓝河做了很多好吃轻易携带的便当,饭团、春卷、三明治等等,都是按照叶修的喜好搭配的食物。


叶修拿起湿巾擦了擦手,抓起一个饭团就往蓝河嘴里塞,“你先吃吧,都忙了大半天了。”


“唔……”蓝河咬住饭团,口齿不清的回应。


见他迷迷糊糊的表情,叶修没忍住波一口亲在他脸上。


“别闹......”蓝河脸倏地染上一层薄红。


叶修好笑的轻捏着他的脸颊,这也太容易脸红了吧,“那你呢,为什么会玩荣耀?”


“这大概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说起来两人的偶遇真的是100%,蓝河还在游戏里遇见过一叶之秋。


05

“咔擦”的一声钥匙转动锁头的声音,蓝河推开门:“我回来了。”


空荡的房子里无人回应,他自顾扔下书包,瞥见茶几上有一张字条,不由得无奈:“又不在家吃饭……”


他已经习惯了这情况,父母工作越来越忙,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餐饭了。


蓝河接触荣耀比较早,这款新网游在众多网络平台大肆宣传,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众人的视线,就连蓝河都看得心痒痒,放学时经过游戏商店就忍不住走了进去,买了账号卡和读卡器。


建立角色时蓝河把自己照片扫进编辑器,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脸型,把自己的婴儿肥给去掉,又把身高给调高一点,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成熟,“完美!”


蓝河把建好的角色模型反复看了几遍才跳到下一步,认真的在名字那里打上蓝桥春雪,他的第一个号出现了。


此时距离开服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多,新手村还是很火爆,他穿梭在熙攘人群中勉强做完新手任务。


20级时蓝河在选职这里犹豫了很久,最终选择浩气凛然的小剑客。


多数玩家已经有三十几级了,蓝河落后了一大截,所以也没这么着急赶着升级,他在地图上奔跑着到处看风景,点亮每个地区的传送阵,经过三十级练级区看到有个boss站在那里,蓝河凑近一看,还没有人发现这boss,好歹蓝河也是有过网游经历,一眼就看出这是野图boss,他当然没本事想要霸占这个boss,这个boss随便一拍就可以把他拍死,恋恋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然后打算离开,就听到场景里传来别人的说话声。


“沐秋,我找到boss了。”一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法出现在他面前,他在队里喊了一声,转眼看到蓝河的角色“蓝桥春雪”蹲在boss旁边,他率先扑哧笑了起来,“哟,这里还有个小号啊,也是来跟我们抢boss的?不过我可告诉你不可能啊。”


“……”轻佻自信的语气让蓝河有些无语,但这人一身的好装备,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一看就是个大高手,而相比自己一身混搭的新手装,蓝河自尊心突然受挫,他不禁捂着心口:卧槽,这人的装备好好看!


“什么鬼啊,赶紧报坐标!”那个叫沐秋的人听着一叶之秋无厘头的对话,摘下耳机伸头望过去坐在自己旁边那人的屏幕,发现他在跟一个剑客在聊天,确认了地点立刻带着公会的人跑了过去。


一叶之秋在他旁边转了一圈,“难道是对家安插的蹲点号?不说话我杀了哦。”


游戏里总有蹲点抢资源的小号,一旦发现情报立刻报告本公会,蓝河赶紧跳了起来,“别别别杀我!”


听到蓝河清脆有些稚嫩的声线,叶修有些惊讶,“还是个小朋友啊,赶紧去做作业吧。”


“你也大不到哪里去好吗!”蓝河反驳,这家伙最多也就比自己大几岁。


“你蹲着干嘛呢?一会儿我们的人来了,想走就来不及了。”


“我随便别逛逛。”蓝河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已经操控着角色离开,结果手忙脚乱间不小心把技能放了出去,直接打在了boss上。


“嘿呦,还有这种操作?”boss狂暴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大锤朝前面的叶修打过去,叶修赶紧往后一跳躲过boss锤击地面的攻击,而蓝河侥幸站在boss攻击范围外所以没事。


boss仇恨在蓝河身上,现在只能溜着boss不让他打到自己,自己装备又烂,被轻轻一打立刻没了半条血线,蓝河看着直心疼,赶紧给自己灌了瓶红药,然后求助站一旁看戏的叶修,“大哥你帮帮我啊!”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见小剑客狼狈的到处乱窜,叶修哈哈了声,“我帮你有回报吗?”


“你!”蓝河一口血憋在喉咙里,为何会有这种厚颜无耻之人,这点便宜都要占!


一叶之秋没动,接着boss又放出一个大招,蓝桥春雪立刻又没了一半血条,蓝河哭丧着一张脸,“大哥,你先帮帮我,过后你想干嘛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过,到时候你别反悔。”原本只是逗逗他,没想到这家伙还认真了,叶修也没这么无情,召出武器就挡在他前面,开始帮助他顺便把仇恨拉过来。


“我一个小号也不知道你看上我哪了……”蓝河嘀咕。


一叶之秋不愧是游戏高手,一下就把boss打僵直,招式绚烂多彩,蓝河都看呆了几秒,boss血量降到90%放了个群体大招,30米内攻击范围,蓝河因为一时的分神,很不幸被boss的冲击波直接秒杀。


“噗哈哈!”


“……”蓝河看着灰了的游戏画面一脸悲愤。


苏沐秋带着公会的人已经赶来,邀请一叶之秋进组后,他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这人谁啊?”


“刚捡到的小孩,牧师救一下他。”


“???”苏沐秋不明觉厉。


好心的牧师把蓝河救了起来,叶修分神间跟他说:“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吧,不然又死了。”


蓝河很听话,一复活立刻退到离他们很远的草丛堆里躲起来,然后蹲在那里他们打boss,顺便见证了一场荣耀。


好歹也是三十级的boss,在当时需求量也是很重要的,不过其他公会发现的时间比一叶之秋晚,所以只能击杀玩家解恨。一叶之秋队伍领头的叫秋木苏,他跟一叶之秋默契的操作相当厉害,想必两人都是极其精通游戏的人,并且带领着公会成员在其他公会的拦截下成功拿下boss,蓝河心里立刻佩服得五体投地,真TM是大神啊!


后来的事他不记得了,唯记得当时心里的那种震撼,荣耀真的是很好玩的游戏。


并给未来蓝河去训练营做了铺垫。


06

“原来我们这么早就见过了啊。”叶修对这件事的印象不是很深。


“是啊,不管如何我们都会相遇。”蓝河心情愉悦的牵着他的手,“就算你没有离家出走,我也会找到你。”


叶修笑着回握他,“但我很庆幸能在荣耀低谷期遇见你。”


感谢曾经对我的关心。


以及贡献过的材料。

07

“叶修……”蓝河推开书房,剩下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叶修不知何时趴在上面睡着了,电脑没有因为没人动屏幕上转跳成了保护屏,幽暗的光映在了他侧脸。


蓝河推门的动作一顿,脚下步伐也停了下来,想必是累坏了,兴欣怎么说还是个新战队,后赛季也快到了,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完善,叶修这个主力突然退役,战队队伍配置和打法都需要改动。


虽说叶修退役了,但他在兴欣担任技术指导,最近为了研究新打法最近几天都忙到深夜,长时间没有熬夜,突然坐久了就会感觉脖子酸痛,盯久屏幕双眼会陷入短暂模糊,都是以前留下的后遗症。


很多人不了解电竞的本质,以为游戏打得好就可以成为职业,孰不知他们都是踩着上万竞争对手的尸骨上来的,也不知他们曾经有多辉煌。电竞这条路很艰难,选手职业生涯往往只有五年,一旦超过二十五岁手速和反应能力都会下降,叶修是最早一批的荣耀职业选手,以前电竞前景不好,赞助少得可怜,穷到没钱吃饭,几人被迫开了个小工作室给别人刷级练号。


他用三连冠的战绩告诉世人什么是荣耀,荣耀开始火了,商家也嗅到商机,愿意赞助的人越来越多,新星冉冉升起,战队也开始商业化,当初穷到没钱吃饭也要打游戏的初心渐渐被人遗忘,以至于偏离了玩游戏的初衷。


后来嘉世战绩下滑,战队为了战绩把他抛弃,叶修就能走到这里靠的是他强大的实力和坚持,对荣耀的初心和信仰。


蓝河突然很庆幸会喜欢上这么优秀的人,他就是英雄,同时也是我的英雄。


他回卧室翻了张薄毯给叶修盖上,叶修趴在手臂弯上睡觉,手臂被头枕出了一大片红印,睡着的模样像个孩子,蓝河在一旁笑着戳了戳他的脸颊。


背部被温暖的薄毯覆盖,叶修无意识的咂咂嘴,盯着叶修睡颜看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原本要说的汤已经快煲好了,赶紧的趿拉着拖鞋走出去关火,末了还不忘在他耳旁轻喃一句,“大寿星,生日快乐。”


END


 

老叶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