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与归

【叶蓝】河神的一天02

ooc预警



03

蓝溪阁众人得知蓝河养了个奶娃子,纷纷登门拜访,送上了许多实用的用具和礼物,知月按照叶修的体型织出了几件可爱的小衣服和鞋子,许博远摆弄着小鞋子,上面绣着漂亮的图案,讨喜得很。

叶修一直穿着他一开始的小肚兜,许博远请人给他织赶的衣服还没做好,要是拉了许博远就给他施净身术,所以一直是光着屁屁的状态。

没想到知月的效率这么高,知月闻言笑着摆手,“都是蓝溪阁里的姑娘一起织的,大家都很好奇蓝桥捡到的孩子呢。”

曙光说:“对啊对啊,都传遍整个蓝溪阁了,你不知道绕岸那家伙都在等着看你笑话呢。”

许博远嘴角一抽,“那家伙也就只会这样了。”

“没事提他干嘛。”笔言飞揽过他的肩膀,冲他抛媚眼,“蓝桥,你看我们多贴心啊,还记得给你牵一头奶牛过来,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没有奶喝了。”

许博远没好气道:“滚!”

说着带走叶修把新衣服给他换上,别说还挺好看的,红色的布料衬得他肌肤粉嫩嫩的。

叶修不情愿地扯了扯腰带,整个人都被勒住了,一点都不开心。

知月看着挺满意的,笑着握了握叶修的小手,“这孩子有名字了吗?”

许博远迟疑了下,“嗯......就叫叶修吧。”

笔言飞蹲下来向他招手,“小叶修你好啊。”

“咿呀呀!”叶修的手直接“啪”地一声挥在在他脸上。

笔言飞:“???”

叶修坐在他们送来的木制儿童椅上,其他人在一旁办法逗叶修笑,拿着各种小玩具摆在他眼前,就在叶修感兴趣手要伸过去接触到玩具的时候,笔言飞立刻收回了手,挑眉地冲他笑,让你打我帅气的脸蛋。

叶修当下鼓起了嘴,生气的扭头对许博远喊,“爹爹……”

许博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笔言飞哈哈大笑,调侃道:“哎呦,老蓝捎带还免费得了个儿子,还不错啊。”

“屁!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带带。再说了,老子可没这么大的儿子,说出去了还怎么找姑娘啊。”

“也是,放你这岁数都可以当他祖宗了。”

“滚滚滚!”

“蓝桥,有件事要跟你说。”系舟向他招手。

许博远见他神情严肃,也不清楚是什么事。

“你知道叶神陨落的事吗?”

许博远一怔,“什么时候的事?最近一直在照顾叶修,没注意到这些,叶神出什么事了?”

“具体黄少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就在你捡到那孩子的那天,你说这事未免也太巧了吧。”

许博远若有所思。

 

叶修又躲过捏他脸的魔爪,抬头没见到许博远的人影,他张口就大喊,“爹爹!”

许博远惊到吐血,“我去,必须要教他学会喊人啊。”

“修修,跟我一起读——”许博远把叶修拉过来,另一手指着自己,“哥哥。”

“爹爹~”叶修喊。

“不对,是哥哥。”

“爹爹!”

“你这是非要跟我杠上吗?”

“爹爹!”

“哈哈哈哈,老蓝你就认命吧。”

“老……蓝……”叶修模仿笔言飞喊蓝河的名字。

“诶!小孩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叫啊。”

“咯咯~”叶修得逞似的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许博远无语。

系舟摩挲着下巴,“这孩子挺聪慧的啊,差不多一岁多了怎么说话还这么不利索?”

许博远一怔,“怎么了?”

“平常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都会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这孩子看起来比同龄孩子说话困难。”系舟解释。

知月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然后呢?”

“如果不及时教可能会变成结巴,严重甚至会自闭。”

“什么!”许博远惊讶,这个问题可严重了。

“修修,我们来学说话好不好?”许博远蹲下来跟他平视。

叶修高傲地扭过头。

许博远无奈,“修修,你要学着说话啊。”

叶修把头又扭过了另一边。

“说两句听听?”

“不要。”叶修奶声奶气地说。

众人忍俊不禁。

“蓝桥,你家这孩子还挺好玩的。”

“有你这么形容孩子的吗?!”曙光咆哮。

 

 

“行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就先撤了,有事再联系。”众人告辞道。

“记得多教他讲话啊。”知月摸了摸叶修的头,女生果然都喜欢这种孩子。

“慢走。”目送众人离去,许博远才把叶修抱起来,叶修特别自觉用双手环抱着他,许博远笑道:“好了,咱们也差不多要吃饭了。”

许博远发现最难的一件事就是让叶修吃饭,每次都超级折腾,许博远都要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然后找机会掰开他的嘴喂东西给他吃。

并且自己做得也不是很难吃啊,许博远自我感觉良好地尝了下刚刚煮好饭菜,都是有助于小孩子消化的。

许博远把菜端放在桌子上,叶修坐在他的儿童椅上玩玩具,许博远找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修修,吃饭啦。”

叶修大声抱怨,“不……”

结果叶修一张口,他就把勺子塞到了叶修嘴里。

叶修长着嘴巴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许博远低头摆弄着饭碗当作没看见,叶修一撅嘴,直接把饭给吐了出来。

“......”许博远抬头无言地看着他。

“嘻嘻~”叶修盯了他几秒钟,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又喂了一口,他鼓着嘴巴嚼了嚼,又立刻吐了出来。

“听话,吃了才会长高。”

叶修立刻乖乖吃饭了,眼见一碗见底,叶修马上扭过头拒绝继续吃,蓝河的手来不及收回来,勺子就这样擦到了叶修的脸上。

叶修还呆呆地往脸上摸了摸,呆萌的样子让他忍俊不禁,叶修一手都是粘腻感,立马不乐意了,举着手看向他,撅着小嘴喊:“脏!”

“祖宗,好好吃饭行不?”许博远没好气的翻出手帕给他擦手,心里暗叹小孩都成精了!这么小就有洁癖了。

弄掉脸上和手上的东西,叶修高兴地拍拍手,大口吃完了最后的饭。

“真乖。”许博远在他脸上啵一口表示奖励,叶修咯咯笑着也朝他脸上亲了口。

吃完后许博远抱起他走了出去,在杂物房找到了钓鱼的工具,拎着工具就一路走出了家门,午后阳光有些炙热,他轻车熟路来到河流边,身后有一片树林,高大的树梢为他们遮去了太阳,留了一片清凉之地。

许博远刚把钓鱼工具放在地上,叶修就扭动着身躯迫不及待地要下来,踩着知月送的小鞋子跑来跑去。

许博远没精力管他,幻化出一个兔子跟在叶修旁边,“跟好他。”说着自己蹲坐在河边,翻出鱼竿和鱼饵,鱼钩上装满饲料就网水里一抛,然后就静待今晚的晚餐上钩。

等他想起叶修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才起身,侧目就看见叶修跑在了不远处,坐在地上解自己的裤子……

许博远呆滞了几秒,才后知后觉扔下鱼竿,不一会儿叶修光着屁屁溜着鸟朝他跑了过来,在蓝河呆滞的目光下兴奋地扑到他腿边。

许博远哭笑不得,“怎么把裤子脱了?”说着把他抱了起来,让幻化出的兔子把叶修落下的裤子叼过来。

接过沾满灰尘的裤子,他抖了抖上的灰尘,然后蹲下身子给叶修穿裤子,叶修立刻迈着小短腿跑开,“不要!”

许博远迎来了第二个难题,叶修不爱穿裤子?!

叶修你长大会后悔的!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