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与归

【叶蓝】河神的一天01

ooc预警

无厘头系列,慎入


01

许博远是蓝溪阁的一个小河神,有一天他在自己的领域上捡到了一个奶娃子,奶娃子被放在木桶里,随着水流的方向一直运到了他管辖的地区。

估计又是那些百姓在祭河神了,祭河神是百姓一种风俗习惯,为的是祈求当地不会发生水灾,以前送的都是蔬果肉食比较正常的,今年怎么送了个小孩上来,还TM装在木桶就送过来了,这是谁教你们的?!许博远扶额。

正值夏季,奶娃子穿着清爽的红肚兜,光着白花花的屁股,大概只有一岁多,他似乎不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看着身边溅起的水花咯咯笑了起来,双手兴奋地拍打水花,玩得不亦乐乎。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大石块,许博远叹了一口气就瞬移过去抓住木桶。

奶娃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许博远抱起,那个木桶不幸被大石块撞成一片碎块,如果不及时奶娃子的下场就跟那个木桶一样了。

许博远运起轻功把奶娃子带离这里,奶娃子也不害怕,看到他还十分惊喜,流着一嘴口水,口齿不清的开口,“咯......咯......哥......”

“......”许博远面无表情,虽然小奶音听得他心神荡漾,但看着他的流的亮晶晶的口水……,许博远只得认命地用另一只没托着奶娃子的手去翻荷包里的手绢,然后小心地擦掉他的口水。

奶娃子开心地拍手,许博远想,既然已经会说话了家里应该有人教过怎么读自己名字吧?于是他问,“你名字叫什么?”

“呀呀......咻......咻。”

奶娃子还在咿呀学语阶段,话都说不利索,许博远根据自己听到的重复了一遍,“叶......修?”

“咻……咻……”

许博远实在听不懂他说的话,“算了,叫你修修?”

“唔……”叶修歪着头似乎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许博远回到自己的宫殿,他是河神,住的地方自然也在河流附近。轻车熟路回到屋里,把叶修按放在床榻上,然后思索怎么把孩子送回去。

叶修离开了许博远的怀抱接触到床榻,接着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瞬间没有了安全感,没过多久就嗷嗷大哭了起来,许博远无措地把他抱起来哄,手脚还有些不协调,“你别哭呀。”

“奶......嗝儿......奶......奶......饿饿。”叶修双手环绕在许博远脖子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豆大的泪珠不断滴落下来。

许博远给他拍了拍背,听了半天才听出来叶修饿了,他捂脸喊道,“我TM上哪给你找奶啊?!”

见叶修又有要哭的趋势,许博远赶紧喊,“我们来喝点水。”说着抱着他走向了桌子旁,他也不管水是不是凉的,手忙脚乱的倒水,然后举到叶修嘴边。

叶修张嘴喝了小口就把杯子推开,还咂了咂嘴似乎想品尝出什么味道,许博远把杯子再放到他嘴边,“乖,再喝一口,你刚刚哭了多喝点水。”

叶修立刻扭头,他瘪嘴委屈地说,“唔!喝奶奶……”

“好好好,你在这等着,我找找。”许博远无奈,说着把他放在床榻上,不管叶修的注视,立刻地退出屋子关上门,此刻他脑海里闪过无数弹幕,做饭技能早在几百年前忘了呜呜呜!TM上哪找奶啊!我又不是奶娘!!

跟自己做了会儿思想斗争,还是决定先给叶修找吃的,起码先填饱肚子,他在厨房翻箱倒柜了半天,实在不知道小孩应该吃什么,只好弄了碗稀粥,等端过去的时候叶修已经累得睡着了。

许博远把碗放在桌子上,小心地把叶修抱起来给他调整了下睡姿,再轻轻地给他盖上被子。

叶修无意识地翻了个身,许博远坐在床榻前,轻柔地拂过他的脸,试了试叶修干掉的泪痕,“还挺可爱的……”

想起那些百姓愚昧无知的行为,许博远不禁为叶修同情起来,“可怜的孩子,你本不该受这种苦的。”

02

叶修是在傍晚醒来,许博远期间找笔言飞询问了附近有没有居民举行祭河神,想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这样好把孩子送回去。

“老蓝,你是多久没去过人间了,如今妖魔肆意,民不聊生,附近村庄的百姓早遇害了。”笔言飞无语。

许博远有个名号叫蓝桥春雪,熟悉的人都喜欢称呼他这个名字。

许博远一怔,他们神仙向来不插手人间的事情,许博远守着自己的河流领域过得洒洒脱脱,没有欺到他的领地他也不曾在意,竟不想人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难道是他那孩子的父母拼了最后一口气把他送了出来?”除了海妖其他妖魔都畏水,一般有妖魔来了,躲在水里是最明智的选择,许博远推论,也只有这个结论对得起叶修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幸好让他发现了,不然这个孩子也早遭遇不测。只是人间一向无事,这些妖魔都是从何而来?

“估计是这样子了。”笔言飞叹气。

“目前状况怎么样了?”许博远问的是妖魔肆意横行现象。

“喻神君和黄少已经派人去查了。”

“那个孩子怎么办?”

“呃……那啥,既然是在你管辖区域发现的,大家讨论过后都决定由你扶养吧。”

许博远难以置信,你们就这样抛弃兄弟我!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再见吧,绝交三分钟!”

“放心,组织是不会忘记你的。”笔言飞一脸无奈地他,实际上心里已经开始yy许博远当奶爸时的场景......

许博远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屋里,叶修没过多久就醒了,睡过一觉后一点都不觉得生疏了,他慢慢爬到许博远身上,“抱……”

好像也不太吃亏啊,许博远郁闷地看着他,叶修的眼睛清澈明亮,无辜的盯着他看,许博远捂脸,不是我不行,是敌人太强大了!许博远只得认命抱起他软软的身子,“饿不饿,我给你弄东西吃。”

叶修开心地拍了拍他的手,“唔……”

许博远惊奇,这么小的孩子竟听得懂他说的话?!还挺聪明的,“那你先坐在床上等我。”

“唔!”叶修扯住许博远的衣服不让他走。

许博远无奈抱起叶修,“这可怎么办?”

叶修突然喊了句,“尿尿!”

“那尿吧。”许博远下意识接了句,等他反应过来,腹部传来一股温流,叶修已经尿了出来。

“……”

叶修没穿裤子直接撒到了许博远身上,他简直要崩溃了,许博远深吸一口气,淡定淡定,他只是个孩子。

叶修兴奋地扯着他的衣袖,整个小脸都洋溢着笑容,等等!你为什么要笑!

许博远泪流满面,所幸他是河神,给两人施了个净身术,折腾了半天才抱着叶修出了房间,“去找吃的啦。”

叶修见到新事物,双眼不停兴奋地到处乱转,许博远抱着他走进了厨房,弄了张椅子把叶修放在上面,垫了个垫子让他坐得更舒服,但又怕他会摔下来,用手施了几个小法术在上面加了几道护栏。

叶修蹬着他的小短腿晃啊晃,很嫌弃有那几道护栏,制止了他的行动,可惜小手没有力气,掰不开护栏,叶修有些害怕,委屈撅着嘴就要哭了出来,“呜呜呜......抱……”

“哎呀,小祖宗你怎么又哭了。”许博远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听到哭声不禁扶额,照顾孩子实在是太累了。

家里没有奶制品,许博远询问了下知道一岁多的小孩可以吃稀粥、烂饭和碎菜之类的食物,他之前做的稀粥煮得有些糊了,粥里有些烧糊的味道,总体还是不错的,至少在口感上是不错的。

许博远重新热了热就舀了出来放在一个小碗里递给叶修看,热气腾腾加上一股烧糊的味道扑鼻而来,叶修很明显的嫌弃扭头。

“……”许博远气笑了,“嘿呦,你还敢嫌弃?!”

许博远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吹凉了喂他,叶修不停地摇头拒绝,“唔不要!”

许博远“啪”的一声把碗放在了灶台上,小兔崽子,我看你活腻了是不是!

叶修见气氛不对,撅着嘴立刻要哭了出来,许博远赶紧阻止,“小祖宗别哭,我给你再做就是了。”

叶修马上安静了下来,许博远哭笑不得,“你这是成精了?”

叶修又高兴地拍了拍手。

有第一次的经验,许博远第二次煮得好多了,为了叶修的均衡营养,他还加了点虾仁进去,最后撒上一点葱花碎,飘香扑鼻。

加上叶修是真的饿了,许博远吹凉了喂他都一点点吃了下去,吃得满嘴都是,看得许博远甚是欣慰。

吃完后就把他抱回房了,没来得及松懈,叶修就困意来袭,他坐在床上头一点一点的往下垂,折腾了一天也累了。看着许博远觉得十分有趣,等到叶修撑不住了才赶紧扶住他的小脑袋,然后轻柔地把他塞进被窝里。

没过多久叶修就睡着了,许博远有一点洁癖,但叶修睡着了,其次他实在不会给小孩洗澡,所以又施了个净身术。他倚在床上看叶修,轻轻捏了捏他粉嫩的脸颊,又给他掖了掖被子,“以后你就跟我过了。”

叶修无意识的咂咂嘴,似乎做到了美梦。

晚安,修修。

 

这个叶是不是太ooc了?虽然全程只会咿咿呀呀叫,至于老叶发生了什么你们自行想象吧,小孩我是参照“爸爸回来了”里的嗯哼,他18个月就可以听懂别人讲的话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