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与归

【叶蓝】雨天(一发完)

脑洞来自这句“你说雨停了,我们就在一起”,虽然根本不着边emmmm

写这篇文的时候南方一直下雨,又冷又湿,人懒导致现在才发出来,那会儿大概还是初秋吧

被我改了改弄成圣诞贺文

祝大家圣诞快乐

 

文/君不归


 

已是深秋。

窗外细雨绵绵,“滴答滴答”地敲打在地面,让人觉得格外烦躁。

G市的季节总是少不了雨。
与窗外截然不同,舒适温暖的室内,叶修正坐在电脑桌前打荣耀,修长的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发出“咔哒”的声响,丝毫不被天气影响。
叶修退役后在兴欣当技术指导,现在第十二赛季开始了,这次轮到蓝雨主场对打兴欣,叶修也跟着来了,现在正待在蓝河租的房子里。
叶修和蓝河早在一年前就在一起了,两人离多聚少,基本上很少时间会见面。
蓝河租的是老式房子,价格便宜,有八十多平方米,两房一厅,一个人住绰绰有余,现在加了叶修也刚刚好。
叶修又打完一场竞技场,伸了个懒腰,眼睛随意瞄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然后他站起身,趿拉着拖鞋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看有什么食材,打算做晚饭。
蓝河去俱乐部上班了,叶修在这期间没事做就刷卡打游戏了。

一想到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下班回来的恋人,叶修整张脸都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打算做一餐美味可口的晚餐犒劳一下蓝河一整天的疲惫。
多年在外奔波,生活技能必须要有的,在兴欣因为懒才选择吃泡面,所以极少人知道他还会做饭,叶修的厨艺跟蓝河差不多,都能做出可口的饭菜,但平时都是蓝河做饭,毕竟叶修那几千万的手是用来打游戏的,万一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叶修笑他大惊小怪。
叶修看着被填满的冰箱,不由得心存感慨,两人真是越来越会过日子了。
他思索着今天吃什么,这种天似乎喝上一碗热汤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叶修从冰箱里拿出莲藕和猪筒骨,打算煲莲藕煲筒骨汤。


G市人最擅长煲汤,他们煲汤喜欢放各种食材,他也很喜欢蓝河煲的汤,叶修还学不到精髓,却也独有滋味。
以前的叶修从没想过以后的生活,他以为他会听父母的娶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子结婚生子,平平无奇过完一生。
当遇见的了蓝河后,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目标。

叶修和蓝河认识的时候是第十赛季蓝雨对兴欣的决赛,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就是蓝河。
许久没逛网游,叶修已经不记得他的声音了,所以也没有认出那个自称许博远的青年会是蓝河。
蓝河对叶修来说意义重大,当年被嘉世抛弃的叶修在游戏里寻求安慰,他性格内敛,情绪也不容易表现出来,惯用沉默表达自己心情低落。

蓝河是几大公会中先向他抛出橄榄枝的,看着蓝河那十八次的好友申请,叶修不禁笑了出来,这人毅力真大。
之后又因为副本记录很这人有了几次交易,叶修越来越发现这个人的好。
后来叶修创建了战队,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就很少去网游里玩了,连那个人也很少再见到。
两人真正联系起来是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这无疑是证明荣耀已经有走向国际的实力。
当得知偶像黄少天被选上了国家队,蓝河拼死抢来了随队队员的名额,就为了能近距离观察偶像,结果没想到碰上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跟蓝河告白也是雨天,G市四季中起码有三季在下雨,毕竟是临海地区,雨水比较多。
叶修知道蓝河是黄少天的迷弟,但没想到蓝河曾经也是蓝雨青年训练营的,怪不得这么痴狂,家里摆满了黄少天和夜雨声烦的各种手办和海报。
时间久了叶修难免吃味,在琳琅面目的夜雨声烦手办中,看到了待在角落里孤零零的君莫笑手办,叶修再好的脾气也会不开心,打开职业选手群开屏又见黄少天巴拉巴拉打一大推话,叶修对他毒舌了几句才罢休,事后把已经追到手的蓝河干了个爽,叶修才喜滋滋地满足了。


叶修把猪筒骨和莲藕切到合适大小,放到砂锅里小火慢煨,又烧了几碟菜,清炒花心菜,可乐鸡翅和烧茄盒。
等弄得差不多,蓝河也快回来了。
不多时,家里的门被人用钥匙打开,蓝河身上还带着雨水,顺着衣服滴到地上,这雨虽不大却下个不停,即使撑了伞蓝河还是淋湿了。蓝河一进来就扑鼻闻到一股饭菜香,心里不由得暖洋洋,他边换鞋边冲厨房里的人喊,“我回来了。”
叶修应了一声走出来,发现蓝河身上滴了不少水珠,“外面雨很大?”蓝河还没说话,叶修就推着他进浴室让他先洗个澡,“你先洗个澡,当心感冒了。”
“这点雨水还不至于感冒。”蓝河嘴上虽这么说,但还是乖乖洗了个澡。
叶修见他湿哒哒的必须要洗个澡换身衣服才行,也没有折腾他,简单地在蓝河额头上亲了一下就去厨房端汤了。
蓝河洗完澡出来,整个人都热乎乎的,皮肤被热水烫得泛红,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全神贯注地品尝莲藕煲筒骨汤,连蓝河来了都没有发觉,他悄悄地从背后抱着他。
叶修试了试汤的味道,咂咂嘴,味道刚刚好,另一手顺便关了煤气灶,就感到蓝河从被后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后背,叶修一怔,侧头去看他,“怎么了?”
“没有。”蓝河的声音闷闷地从后面传来,叶修发觉了他的异常,见蓝河嘴硬逞强,不禁哑笑,“赶紧洗手吃饭吧,不然饭菜就凉了。”
蓝河走去餐桌,看到满桌的才,他不禁啧啧称奇,“今天的菜还真是丰富啊。”
叶修挑眉,端着汤放在桌上,“那是,也不看看下厨的人是谁,不表示表示一下?”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脸,揶揄地看着蓝河。
蓝河莞尔,也没客气,凑过去“啵”的一声亲在他脸上。
蓝河亲完打算坐下来吃饭,结果叶修一把把他揽过去,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蓝河嫌弃地捂着脸看着他,“叶修!”
“今天蓝河大大真主动。”叶修笑道。
蓝河最受不了叶修说这些,闹了个大红脸,“赶紧去吃饭吧!”

两人坐下来后,蓝河才开口,“爸妈知道你来了,周末有空一起去看看他们?”

叶修一顿,原来蓝河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闷闷不乐,两人在一起一年多,出柜半年,父母自然都不同意,老人家的思想没那么开放,几人冷战了半年多,蓝河夹在中间最受罪,如今老人家提出见面,想必也是看开了,当然少不了蓝河在其中磨合。

想到这叶修听到自己开口,“好。”


END


嗯,然后没了


圣诞快乐啊大家


评论(5)

热度(40)